梁振宇:奔跑的“善二代”

游娱乐资讯 2019-02-21 06:05:57
网址:http://www.gayxi.com
网站:凤凰彩票

  “我在工作中发现很多善良的人对公益的认知居然是‘有钱人的事’、‘单向付出’,或者干脆不知道‘全职做公益’这回事。我对自己的认识很准确,以我现在的水平不足以做啥创造公益理论、改变公益处境的大事,只能向人们普及与公益相关的基础知识,这也是很有价值的”。于是梁振宇发起了“舰长计划”这个让青年人“启蒙了解公益、正确认识公益、适当参与公益”的项目,通过这个倡导型的公益项目朝他的“公益扫盲”理想靠近。

  “因为钱所引发的悲剧几乎天天上演。但很奇怪,我并不沮丧和绝望,反而觉得需要去做一些事情来帮助别人,让他们过得更好。”读小学开始,梁振宇就思考起“公益”相关的事情。印象中的第一次做公益在小学,那时候电视里热播《神雕侠侣》,里面小龙女用蜂蜜制作了一种能够解毒的食物非常吸引他。刚好当时隔壁有位靠摆地摊维生的老奶奶,梁振宇于是“善心大发”,把家里能拿来试验的蜂蜜、瓦罐之类的东西倒腾一番,想做成那个东西来给老奶奶卖着增加收入。这次“公益”行为当然以失败告终,但现在想起来,梁振宇都觉得印象深刻。

  他回忆到,刚进公益圈,在残友获得一点小成就的时候也会好大喜功,做事情容易出现偏差,比如无意中夸大自己的项目。从一个小实习生升到一个NGO 的秘书长,一路走来也给了他许多思想上的冲击和人生的启发。

  对于他,选择进入公益机构为职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抉择。从小家庭并不富裕的他,知道金钱的重要性。毕业之初已经有世界500强的企业向他抛出橄榄枝,但因为入职前参与的一次英国驻华大使馆的“社会企业家技能培训”,认识了助残公益机构——残友集团的一位前高管。

  来深圳之后梁振宇一直在残友集团工作,也是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秘书长。短短数年的工作资历,却不比一些资深公益人显得单薄。好学是他补齐短板的最佳方式。于是,有了残友现在多个取得了很大的荣誉和社会效益的社会创新公益项目,例如日趋完善的“舰长计划”——每年的寒暑假,从全国的大学生中选拔优秀的人到残友进行“社会企业”+“社会组织”的双重实习。“让每个人靠谱的走进靠谱的公益。”这是“舰长计划”的宣传口号,也是梁振宇一直坚持的公益理念。

  采访那天刚好有一群深圳的高中生去找他咨询,要他帮忙做一个公益项目的策划顾问。看着一墙的白板字,密密麻麻地写着一些线索和关键字,就知道他做了大量功课。后来,学生要求他录一段对谈式的DV来阐述对这个项目的理解和支持。他侃侃而谈,但那个女生因为紧张一直没能把问题问好。梁振宇在镜头空档就不断跟我使眼色让我“出手相助”。最后任务终于完成,他告诉我为了这事他已经熬了一个通宵了。

  在这位公益人的描绘里,梁振宇忽然找到了自己生命的价值,他觉得必须要做一些事情来延续以前的公益梦想。

  一个从小县城走出来的普通年轻人,把他的第一次职业选择给了公益机构。他放弃了相对的高薪和令人羡慕的起点,一路沿着自己最初的梦想奔跑在公益这广袤天地里。听起来像是电视剧里的情节,但却是我们身边的公益人的真实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角叫梁振宇。

  指着协会的会标,梁振宇说“会标寓意为热情、博爱、进取。”在他的公益职业生涯里,这些词语似乎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表达方式。

  “坦诚”的作用又一次被发挥是在梁振宇的另一次项目策划中。那天他很忙,之前已经好几天几乎没休息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下午最犯困的时分,走进了一个劝募对象的办公室,讲述着自己方案的时候他竟然快睡着了。“忍无可忍之下,我停下来问对方能否给我一杯咖啡。那个老总愣了一下,听了我的理由之后让助理走两条街去给我买了一杯咖啡。”梁振宇的诚恳和敬业打动了这位老总,项目谈成了,他们也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梁振宇经常会跟别人说自己是一个”善二代”,因为母亲一直从事特殊儿童教育工作,一直是他内心的精神标杆。

  “人与人之间最可怕的是心灵之间的障碍,社会上普遍对残疾人带有有色眼镜,其实他们可以和我们一样付出和获得该有的尊重。”在残友的日子让梁振宇对于无障碍有了深层次的理解。现在,他任职的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是残友集团名下的公益机构, 宗旨是为辅助获取信息权利,推动弥补信息差距、缩小数字鸿沟之公益进程,发展新经济时代的信息无障碍之慈善事业。

  像大家认识的一样,残友集团很多员工本身就是残障人士。一开始就给了梁振宇很大的挑战,心里面总是有一个与残疾人相处的坎。“不是残障同事们不愿意和我交流,而是没有打破自己心里的关口。后来内心的格局慢慢被打破,有些残障人士还会主动教我与残疾相处的方式。如果要问我有什么具体方法,还真的没有。但是有一个指导方针:诚恳。”梁振宇的“破冰”其实用了挺长的时间,直到有一次项目合作。项目组里面除了他都是残障人士,最开始他是非常拘谨的。到最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和他们“吵得面红耳赤”,那种感觉非常真实而诚恳,大家终于不会因为对方身份而格格不入,能把真心话讲出来。

  简单的思考,复杂的家庭斗争,他选择了一份工资低到甚至连自己都有些难以接受的工作:去残友从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做起。当时几乎没有一个人支持和同意他来深圳加入残友。梁振宇用了“极度孤独”四个字来形容当时的感受,但执着的他依然在一边倒的反对声中坚持了自己的决定,“我的家庭虽然不富裕,但完全不需要刚毕业的我去赚钱养家。我告诉自己,如果现在这么年轻都不敢做自己想做的且认为正确的事情,未来还有什么勇气追求所谓的美好?”

  认识梁振宇的人都会觉得他长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一张娃娃脸,笑起来很正太。俗话说,太小孩子了。这也许是他一直不愿意听到的评价,但却是我一直很喜欢和他打交道的缘故之一。人够亲和力,带着一份赤子之心和你交往,从来不做作。

  然后再看他的头衔,多霸气啊。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秘书长,脑袋里不免会浮现一个正儿八经的老头子或者一个埋头码字的IT男。而他,和这两样完全沾不上边。虽说如此,但完全不妨碍他释放自己的正能量。

  梁振宇生长在江西的一个小县城,按他的话说“就像城乡结合部”,他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极早地看到了尘世间的破碎。